移动版

科大讯飞上市以来首现季度亏损 业绩高度依赖政府补助

发布时间:2020-05-06 07:37    来源媒体:金融界

4月21日,科大讯飞(002230)公告了一季报和年报,2020年一季度科大讯飞亏损1.31亿元,为科大讯飞上市13年来首次亏损。

公司对此解释称:本次新冠疫情较大程度上延缓了公司一季度项目的实施、交付、验收等相关工作的进度,因此也影响了收入的实现进度。此外,一季度公司针对抗击疫情的需要和把握产业发展趋势的要求,免费提供教学、辅诊等服务,通过智能电话机器人助力相关部门进行疫情的防控排查,相关投入约 3700 万元。

尽管一季度亏损可以归因于疫情影响,但公司2019年年报依然存在依赖政府补助、研发投入资本化率高的问题,这也是科大讯飞的多年痼疾,此外科大讯飞高管也在2019年底到2020年初期间大量减持了公司股份。

华丽业绩后盈利能力堪忧

科大讯飞4月21日披露了2019年年报,2019年营业收入100.79亿元,净利润8.19亿元,同比增长51.12%,扣非净利润4.89亿元,同比增长83.52%。营收、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均已到达自2005年以来最高位,但公司的净利率与ROE(净资产收益率)依然较低,净利率仅为9.36%,加权ROE仅为8.22%。

与全球语音识别龙头公司Nuance、国内人工智能龙头公司百度、平台软件服务商超图软件相比,科大讯飞的ROE和净利率均较低,盈利能力较弱。

10、图1.png

事实上,科大讯飞的净利率从上市之初的27.21%一路下降到2017年的9.36%,加权ROE从17.59%下降到去年的8.22%。若剔除政府补助项目及关联交易部分,科大讯飞盈利能力将更差。

多位高管减持股份

2019年科大讯飞利润创出最好成绩,公司高管也开始减持手中股份,根据科大讯飞2019年年报,董事长刘庆峰减持3900万股,2020年一季报显示,刘庆峰一季度减持2130万股。

科大讯飞在深证互动易平台回应称:讯飞是学生创业企业,庆峰董事长除该次减持外,上市11年来庆峰董事长未减持过1股科大讯飞股份。庆峰董事长去年12月至今年1月(也是自上市以来)减少了6030万股科大讯飞股份。其中,5130万股系转让至其本人控制的公司,该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其拥有该等股份的科大讯飞表决权未发生变化;其余900万股系偿还欠款:庆峰董事长及相关高管于2013年为引入中国移动战略投资者,借款增持股票,并且承担了较高的借款成本。期间还多次增持。2020年初,相关个人欠款的本金和利息还款期限迫近,为了避免对二级市场的冲击,采用大宗交易的方式并付出对应的折扣代价,大宗交易系用于偿还欠款。

查询企查查可知,在刘庆峰控股的企业中,只有言知科技持有科大讯飞股份,并且言知科技在2019年4季度新进为科大讯飞第6大股东,持有3900万股,2020年一季度增持1230万股,与刘庆峰的减持节奏一致,因此,刘庆峰在2019年末到2020年一季度,将5130万股转让给了言知科技。

言知科技成立于2019年12月9日,由刘庆峰100%出资,初始注册资本17.5亿,2020年3月17日引入其他股东,刘庆峰股权比例下降到89.84%。

此外,根据科大讯飞公告,2019年初至2020年一季度,公司副总裁杜兰、财务总监张少兵、副总裁吴晓如、副总裁胡郁合计减持753.33万股,占比公司总股本0.34%。

利润依赖补助、研发资本化率较高

2019年科大讯飞共收到政府补助8.42亿元,占比净利润102.81%,计入当期损益7.25亿元,占比净利润88.52%,这已经是连续第二年政府补助占比净利润超过50%。自2011年起,科大讯飞已经连续9年政府补助占比净利润超过25%,显示科大讯飞净利润依赖政府补助的程度在加重。

10、图2.png

科大讯飞的研发投入资本化率也很高,2019年达到48.52%,2016年以来,研发费用资本化率均在46%以上,而同为软件行业的超图软件该项指标为21.17%,同为人工智能行业的旷视科技该项指标也仅为1.27%,与之相比,科大讯飞资本化率太高。

10、图3.png

一般来说,利润高的公司更愿意把研发支出都记入费用中,这样可以减少当期税收支出;但对于一些在经营上有困难,或是尚处于创业阶段的企业来说,这样做会显得资产很少、 利润很低,所以这些企业更愿意把它记入无形资产里,让财报好看些。

科大讯飞近6年,研发投入资本化率均在39%以上,很大程度上改善了公司的利润,相应的,无形资产也从2015年末的6.5亿增加到2019年末的20.51亿。

科大讯飞业绩依赖政府补贴,研发投入资本化率高,业绩真实情况恐怕要在报表数字上打一个很大的折扣。同时,累积的巨额无形资产将成为未来净利润的一大压力,同时也存在资产减值风险。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