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营收首破百亿大关 13年来首度亏损 科大讯飞“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

发布时间:2020-04-30 19:10    来源媒体:和讯

和讯网讯 科大讯飞(002230)(002230,股吧)近日发布财报,2019年,公司营收达到100.79亿元,同比增长27.3%,首次突破百亿大关;归母净利润也增长51.12%至上市以来新高的8.19亿元。

但至少有7.25亿来自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相当于当期利润的90%。营收增长同时,2019年末科大讯飞应收账款也增至50.87亿,相当于总资产的1/4,较年初的33.39亿元大增52%;另一方面,科大讯飞2018年开启国际化市场,目前仍经营惨淡,2019年其国外地区营收仅为0.83亿元,占比0.82%。

营收首破百亿大关 13年来首度亏损 科大讯飞“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

此外,由于疫情影响,科大讯飞2020年一季度出现了上市13年以来首次亏损,期内实现营收14.08亿,同比下降28%;单季净亏损1.31亿,比去年同期下降229%。管理层将亏损原因归结为本次新冠疫情较大程度上延缓了公司一季度项目的实施、交付、验收等相关工作的进度,因此也影响收入的实现进度。

政府补助仍是外界的关注焦点

科大讯飞对政府补助的依赖一直都是外界关注的焦点,市场对其盈利能力的质疑不绝于耳。根据其年报显示,科大讯飞的利润依然高度依赖政府补助,当年科大讯飞获得的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4.12亿元,占比高达50.3%。

根据近几年数据来看,2015年-2018年,科大讯飞净利润分别为4.25亿元、4.84亿元、4.35亿元、5.42亿元,获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10亿元、1.28亿元、0.77亿元、2.76亿元,政府补助占净利润比例分别为25.9%、26.4%、17.8%、50.9%,由此可见,政府补助在利润构成中所占比重一直不低。

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16号-政府补助》规定,政府补助计入非经营性损益,即不属于企业正常情况下的经济利益流动。这意味着,如果净利润过度依赖补贴,哪天补贴断流,企业盈利能力将受重创。

对科大讯飞来说,政府补贴的不确定性始终是悬在头顶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上市以来,科大讯飞几乎每一年的非经常性损益都有一栏政府补助,这部分非经常性损益对科大讯飞意义非凡,但断供的风险始终存在。一旦政府补助大幅下降甚至取消,对科大讯飞的盈利能力将产生巨大考验。

如果剔除掉政府补助,过去五年科大讯飞的归母净利润分别是2.78亿、3.04亿、2.85亿、2.57亿和0.95亿,呈现较为明显的下降趋势。

应收账款大幅增加 董事长连续减持套现

历年财务数据显示,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合计的公司经营性应收款项占比常年保持高位。由于公司相对政府及大型企业而言议价能力较弱,长期以来被客户通过经营性应收款项的形式“砍价”。2015年—2018年,科大讯飞应收账款分别为14.3亿元、17.98亿元、25.52亿元、33.89亿元,占当期营收比重分别为57.18%、54.16%、46.87%、42.81%;2019年,应收账款占营收的比重甚至达到了50.47%、

科大讯飞2019年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为50.87亿,比期初增长52.36%;应收账款占总资产的比例达到25.31%,比期初增加3.63%。

营收首破百亿大关 13年来首度亏损 科大讯飞“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

应收账款大幅增加的同时,科大讯飞坏账造成的损失也在大幅增加。2019年期末,科大讯飞计提的坏账准备增至5.72亿,比2018年期末增加2.7亿。相应2019年度科大讯飞的信用减值损失额为2.24亿,而2018年度科大讯飞资产减值损失总额只有8300万元。

2019年报告期末,董事长刘庆峰持有科大讯飞约1.19亿股份,相比期初,刘庆峰减持3900万股份;2020年第一季度末,刘庆峰持有股份下降到约9785万股,再度减少2130万股;累计减持6030万股,持股比例下降0.97%,按52周最低的股价27.84元来算,套现接近17亿元。

(责任编辑:唐欣欣 HN060)

看全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